av手机观看

      “哎,怎么才第四天,好难熬啊!”

      脑 “这些教官都是魔鬼吧!”

      “这次回去我就可以申请Ꮭ非洲国籍了…”

      ⋫“省点力气吧,还要站好久呢~”操场上到处散发着学生们的怨气,期盼着下雨,老㽾天爷时不时用一朵云遮下太阳,在大家开心的时候又立马移开,跟开玩笑似的。

      淗픤“来来来,我们班的都崈过来,别站了!过来吃西瓜!”夜缺提着两个大Ꙋ西瓜就过来了,说实话别人军训脱层皮,一班军训胖三斤。这几天一班的伙食不知道有多好,除了要站军姿以外,就像来度假的一样。

      “我也想去一班~”

      “别想了,我们的成绩,进ﴉ不去的。”

      “哎,别人的老师蠙,帅到掉渣,谦谦君子,还很暖,我们的教绝官…”

      “我们的教官怎么了?䴱”

      “我们的教官,凶神恶煞,没有一点点的怜悯之心,可怜我们这些祖国的花朵啊,你说是不是?教官!”最后一声是ส被吓出来的,因为转头就看见教官站在他旁边。₿其他人都憋着笑。

      “都别笑了!你出列!这是ሜ你们班女生的手机,掉了有什么后果不用我说吧。扱”男生出列,教官在他的帽檐,两个手掌与裤缝处各摆了一个手机。

      “你们看,又有人因为我们遭殃了诶。”王可心看到那个站得笔直的男生,发出了幸灾乐祸的声音。

      “毕竟我们班都是女生嘛~夜老师又不舍꬧得罚我们。”一旁一个맧胖胖的女生说到。

      댬 “听说等会就要练正步和齐步了,你们有没⦚有顺拐的(同手同脚)?”叶星澜也拿着一块西瓜说到。

      “应该没有吧?”

      此时的姜月柔低着头,暗暗发誓等会一定不能出丑。其实姜月柔平时走路是正常的,就是在听到口令的时候会紧张到顺拐,初中抌军训就没改过来。

      “集合!”夜缺看大家休息的差不多了,就发了口令。

      “接下来,我们练齐步走和正步走,这是汇报演出的一部分,所以好好练!好,接下来一排一排的来,第一排,齐步走!”

      第一排正是姜月柔一个宿舍的人,虽然姜月柔很努力的控制自己,但在픩最后还是顺拐了,走到的时候,姜月柔恨不得把头埋到地里去,太丢脸了!

      “第二排!齐步走!”夜缺像没看见一样沌,继续下命令,直到所有人都走完了一遍。 硡

      “向后转!第一排,齐步走!”又是一排一排的挗走过,知道姜月柔这一排。等到所有人走完后껔,夜缺㠡来到队伍的最前面。

      “叶星澜,你带着其他人训练整齐度,姜月柔你出来一下。”ꤲ

      “嘿嘿,要被老师罚咯~”

      “诶,你们别说了,썥顺拐这件⽷事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估计多走礑几遍就好了。” 苞

      “开玩笑嘛~还当真了!”

      “夜老师…”姜月ⴆ柔站在夜缺面前,眼睛有点红륩红的,不是因为别人说䫷她,而是因为姜月柔觉得自己太笨了,连똎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好了,不是什么大事,等我一下!”说完这句话夜缺走想旁边的竹林,拿了两根长短差不多的笔直的竹枝。

      “夜老师,体罚学生可是不对的!”叶星澜看着我拿竹枝出来还以为我䲧要打姜月柔。其他同学也是一脸害怕的숳看着夜缺,没办法,竟然夜缺会打姜賠月柔,那就有可能会打其他䅠人。

      我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䯁说道:“谁说我要打她了?”

      说完我自顾朕自的走到姜月柔身后,把两Ნ根竹枝放到姜月柔手中。“抓紧!”鐫

      姜月柔下意识的把竹枝抓在手上。

      “好了接下来我说左就迈左脚,说右就迈右彧脚。”

      “好。”

      “左,右,左…”夜缺一遍念着口号,一遍自己走着,姜月柔也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因为手上动作由夜缺控制,当她要顺拐的时候,手往前拉不动,另一只手ؑ会㰏被夜缺的手带着씕一起动。

      姜月柔感觉到手上的动作也很开心,只要自己适应了就能走好,所以姜月柔便抬起㗪头一步步的홣向前走着。

      这种方法好是好,不过夜缺的竹枝没撇好,短了那么一点,所以,夜缺的手经常会碰到姜月柔。搞得姜䈘月柔脸上一直有着一抹羞红。

      “左,右,左,一二一!”不知道什么时候姜月柔感觉到身后不在有被碰到的感觉,自己一步步的向前走着,一步都没有错。움

      啷“好愒了,可以停了!”听到夜缺的话姜月柔兴奋的转身却看见夜缺离自己有着五步的距离。

      ᗥ혣 “姜月柔同学,恭喜你客服了顺拐,现在归队吧!”夜缺笑眯眯的说到。

      “谢谢夜老师!”姜月柔㫤激动之下抱住了夜缺,身냡后传来了同学们起哄的声音,姜月柔才立马放开夜缺,羞红着脸站在一边。

      “好了,归队吧~”夜缺揉了揉姜月柔的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个动作有多暧昧,只不过是馢看眼前的女孩太可爱了,没有想那么多就伸手了。 ャ

      “嗯!”姜月柔也舒服的蹭了层夜缺的手,蹦蹦跳跳的归队了。

      “好,接下来继续训练!”

      ل

      九月的太阳还是很毒辣的,就算有充足的水分还是有人扛不住了。

      “老阪师!月柔晕倒了!”

      夜缺本来是看天气太热了,想着跟薡孟教官说一声让大家多休息一下,没想到刚转身就听见了叶星ᣢ澜的声音。

      “怎么回事?!”夜缺转身就看见姜月柔已经躺在了叶星澜的怀里,小脸红扑扑的。

      “刚刚不知道怎么地月柔晃了两下就倒了。怎么办啊?”叶星澜语气中已经带上了哭争腔。

      “你先别急,这样…其他人先休息,你去找下孟教官,告诉他这里发生的事,我先送月柔去医务室!”夜缺这时候反而最冷静,吩咐完蕼之后就抱起姜月柔冲向医务室。

      “医生!医生,快来!有人晕倒了!”还好夜缺有到一个地方先摸清地形的习퍼惯,不然还真没那么快找到医务室。

      “放床上,让我看看!”医务室坐诊的是一个中年女医生。Ц在经历了一系列检查后转头对夜缺说道。

      퓥 “你是她们班同学吧?”

      “我是她们班主任现在是她们教官,医生,她现在怎덕么样?”

      医生虽然惊讶于夜缺的年轻不过也马上恢复了。

      “你先别急,她没什么大事,就是中暑了,这几天的军训就不要参加了,我给她打一针,等她体温正常了,你就把她领走吧~” 띦

      “医生,真的没什么事吗?”这个医生说的太轻松了,夜缺还是有点不相信。

      “真的没什么事,你去买点流食迮,等她醒了给她吃点,你也别医生,医生的叫,我姓李。”

      “好,谢谢李医生,麻烦你ᛑ了。”夜缺确定了真没什么事后就向李医生道了谢。李医生摆摆手,去配药室配了几瓶夜缺看不懂的药水,给姜月柔打上了。

      “夜老师!月柔没什么事吧!”这个时候叶星澜冲了进勸来,头上大汗淋漓的。

      ᴷ“没事,就是有点中暑,不过这几天的军训可能捤参加不了了,我也要留在这看着她,等我跟孟教官说医生,接下来你们的训练就要拜托他了。”

      “没事就㇜好,夜老师,因为月柔晕倒了,所以上午的军训任务已经取消了。要不我来陪着月柔吧?”䜛叶星澜也是一位比较负责的班长了,处理事情也很到位,不过夜缺还是摇摇头。

      “不是我不放心你,你下午还有训练,赶紧吃完饭回去休息,我可不想这里又躺一个。去吧~”

      籄“那我走了夜老师。”说完这句话叶星澜就出了医务室㰼。

      “先通知一下他的父母鬔吧!”夜缺翻出家长通讯录,找到了姜月柔的父亲ᤴ。

      “喂!”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另一边传来一道浑厚的男声。

      廟 “喂~姜月䩭柔爸爸吗?我是夜缺,也就是姜月柔的班主任。”

      “哦!是夜贤侄啊㆞,有事傭吗?”姜鑫的称呼让夜缺楞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自己和姜月柔相亲,不就是因为姜月柔的父亲和自己的父亲是老相识吗?

      “啊…姜叔叔,是这样的……你迥们什么时候来接一下月柔回去。”因为姜鑫的᫦一句贤侄夜缺的称呼也变了。大概更姜鑫说了一下姜月柔中暑的事,夜缺就让姜鑫来接人。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不过我和你江阿姨现在在国外啊,要不你뭢等月儿醒了你把她送回家吧!”姜鑫还真没骗夜缺,姜鑫唴昨天就和江柔去国外谈生意了,估计这个月是回不来了。

      “啊?这样啊?好吧。”

      “那瘱就谢谢你了。”

      婴 “客气,姜叔叔你忙吧。”

      君“好。”

      放下电话,夜缺看着姜月柔一脸的硫惆怅,夜缺怀疑姜月柔是不是亲生的。

      “夜缺?我是怎么了뺨?”就在此时病床上的姜月柔醒了。

      “你醒了,还好意思问!不舒服也不说?

      !中暑了吧!”虽然语气严肃,但姜月柔感到的是满满的关心。

      “对不起……”

        “好了这又不是你的错,先吃点东西吧!”夜缺打开一旁的白粥,这是夜缺不久前蒠看针水快吊完时去쎭买的,还温着。

      “夜缺,我没力气~쿚”确实现在的姜月柔手都抬不起来。

      “好好好,我喂你。”夜缺就这样一口一口的喂着姜月柔。

      “啊~”

      “还想吃啊?没了!”夜缺看着张着小嘴等着喂食的姜月柔露出一抹微笑。

      “怎么这么快就没了ഇ……”姜月柔发出了一句比蚊子声还小的话。

      “什么?”

      る 曫“没什么,没什么!夜缺我好了,我去参加军训了!”姜月柔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掀开被子,就要跳下床,不过双脚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好了,现在还逞什么强啊!姜叔叔和江阿姨现在在国外,ቅ我送你回家吧,这几天的军训就䚹别参加了,好好休息。”

      “夜缺,我…”

      “不听话是不是!”

      “不是滪,我没带家门钥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