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于丝瓜视频的pp

      㗓出了酒땺厂之后,韩劼松林他们并没有说离开,而是在小镇上的一家饭馆上吃饭。小镇虽小,五脏俱全!

      饭馆,茶馆,理发店,供销社那都应有尽有。

      맇“这小镇,看起来年头挺久的啊!”

      흘 贾元山还真羅的不清楚这点,至于说程佳佳,那就是更加不清楚。

      䩁 揤倒是瘶肖老头,作为小镇的老居民那自然猁是清楚;吃㗐饭的话,韩松林依自然是将肖老头给叫上了。

      这年代,下一顿馆子,可是相当了不得的事情。

      “民国的时候就有了,平时的时候,附近∯十里八뉯乡的都是过来逢场,逢场的时候,镇上才是热闹。”

      韩松林看ꢿ着从饭馆后堂流过的溪流,这溪流的걠水量不大,两边用石块垒砌成河堤。

      还能够看到,有人在溪水边浆洗衣裳䷺,甚至是洗菜什么的。

      很是有着江南小镇的味道。

      “酒厂的酒窖,最早是什么时候建的?”

      “最早啊,乾隆爷귳的时候就建起来了!”

      韩松林听到肖老头的话,心中微微的不喜,줣可他也是知道,这老人吧,都是这样子进行称呼的。

      反而是年轻人,了解历史,对于清朝是没有什么好感。

      “那距今也有几百年了!”

      贾元山不在意的说道:“好像是有三口酒窖是那个时候建的吧?这乐水镇酿酒的历史,还是挺长的。”

      肖老头:“以前鯷还有쑻更多的老酒窖的,都是毁坏掉了!”

      爁韩松林没有说话,这说实话吧!

      ﯠ未来的品牌酒,全㤪部都是ፁ有历史뻺底蕴在的,即使没有,那也是要给扯出㲎来一段。

      话说,华国酿酒历ꄇ史悠久,使用高፯粱来酿造蒸馏酒的历史也是有八百多年。

      셢全国到底建了多少酒厂,说实话,谁都统计不清楚。

      甚至到了未来,都依旧统计不清楚到底是有多少小酒厂。

      酿酒很简单的事情啊,未来一套酿酒设备就几千块钱就是可以餠搞了。

      随便找个地就能够搞。

      南方的话,基本上每一个小镇上面,都是有那种酿酒小作坊,平时的时候酿酒出来,就卖散酒。੍

      “让让啊,菜来了!”

      韩松林微微的让开身子,让老板娘是将菜给端上桌。

      頳 “老板娘,你们现在饭馆的生意,好像不怎么好了啊쭓?祣”韩松林为什么这样子说,因为这店里面有十几张方桌。

      ⁩ 可现在呢?

      吃饭的就是三桌人。

      如果平时都如此的话,那肯定不需要准备这么多的桌子。

      “嗨,别说了,自从这酒厂垮了之后,就没得生意了。现在都等着逢场的时候ዦ,有几个人吃饭。”

      老板㫦娘打量了一番韩松林三人,除了一个胖子之外,另外两人一个俊一个俏。

      韩松林还准备继续的说跹什么,就是见饭店䯳进来两个人,一看就有些像是干部。

      老板娘一见两人,面色就有些不怎⩤么好。

      又是来打白条的炻哦!

      昈乡镇上面不少人,都是喜欢搞这种事褮情。

      丞不知道有多少开饭店的人深受其害呢?

      “哎呦,这不是贾行长的嘛!”

      㟼 贾元山站起身来和㔺来人握手:“蒋镇长,这好久不见啊!近来可好?”

      “我好啥‰子好哦,现在酒厂这个样子,我这也急得很哦!”

      “还没Ǔ有吃中午饭吧?来,一起简单的吃点!”

      蒋光孝看了眼韩松林,韩松林在贾元山起身之后,也是跟着站了起来。

      韩松林从来不会说,要在礼貌上面去得罪人。

      堔有的时候,得罪人这个事情吧,真的可能就是因为很小的事情。

      比如说,见面的时候对方感觉你慢待了,就会觉得,你这人不行。

      你实力强,还对比自己实力弱的人䠥有礼貌;那叫礼贤下士。

      㩂实力不强,还没礼貌,那叫目中无人。 꾕

      不想要被别人觉得妈老汉没教育好,待人上面,礼貌不能够丢。

      “这个,怎么好意思!这位是?”弟蒋光孝看向韩松林,眼中充满了惊异之感。

      第一感觉,就是韩松林很特别。

      贾元山笑呵呵介绍道:“这,是韩松林韩老板,以后说不定,就是酒厂的老板硘了!” 㸩

      韩松林脸上带着笑意:“蒋镇长您好,初次见面,以后还请多多关照才是!”

      蒋光孝一听,此ⴴ时脸上뮚那真的笑开花了,酒厂垮掉了,一直都是他心中吴一根刺!

      这些年时间,镇子能够┤发展得如此快,从以前五十多户人ꋍ家发展到两百多户,就是靠的酒厂。ɵ

      要是酒厂没有了,那镇子以后怎么办?

      将光ẏ孝心里面,那一点底都没有。

      “韩老板您好您好,我代表全镇上下一万五千ᕔ父老乡亲欢迎你来乐水镇投资兴业!”

      韩松林略带诧异的看着蒋光孝,这个时代里面,都已经有投걗资兴业这Ⱆ个词语࡞了?

      平时的时候,韩松꫺林挺是喜欢从一个人说话当中去判断人到底如何。

      㰩最少,面对一个陌生人的时候,我们首先就是从话语当中来获取第一手判断的依据。 ୿

      此时ꂔ他就觉得,这蒋光孝是有水平的。

      官场之上,不对,现在蒋光孝还不算是真正的进入到官场。

      最少得要县级以上쓉,那才叫官场。

      仔细的看了看蒋光孝,这脸说实话,感觉有着点那么的熟悉。

      对了,小时候看乐ﺆ池电视台的新闻븥,看到过涫他컫。

      “我也是乐池人,为家乡的发展出力,⇰也是应该的!”韩松林握着蒋光孝的手,笑着说道。

      “对对,一切为⥌了乐池的发展!”

      㰙几人是坐下ⱇ吃饭,言语之中自然就说ח到了酒厂上面。

      意思很明确,就是想要听下韩松林未来꟢打算怎么来发展馺酒厂。

      韩松林倒是说了打算,首先就是对酒厂给改名。

      乐水㣛这名字吧,不好!

      那有说用河流名做厂名的。

      至于说酒厂的名字改成什么,韩松林还没有是想好。

      韩됚氏酒厂,韩氏酒业?

      瓸 쌔韩松林首先就直接PASS掉,这名字肯定浭不行。

      ު

      <福乐,福乐酒业?侠

      一听这名,就是感觉很是喜큹庆对吧?

      㢶 以后,酒厂的酒,就是主打喜庆,什么婚宴用酒켂,生ꈫ日用酒,都是喝福乐酒!

      另外,像是送礼什么的,匎也是可以啊。

      话说,金六福这个酒名,现在被推宗出没有?

      要说整个华国儒,最有喜庆名字的䔟酒,就是金六福了㕑。

      福乐,金六福,两者之间,怎么都是感觉绝配呢?

      想要完成对乐水酒厂的收购,说麻烦,那自然也是麻烦。

      可要㞩说简单,那也是篿很简单。

      (PS:正在码字,拿起手机,就见助手的打赏提醒,看到a315361026同学的打赏,无以为报,只能加更一章以作感谢!唯囵愿各位书友的生活,就如同本章名字一样,幸福快乐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