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第一狠狠综合网站

      叶优伶在京城长安艳名在外,歌舞双绝,人长得极美,才华横溢,深得长安城中爱好音律的世家少爷的欢喜。

      来名伶阁玩的世家少爷一个个都自诩才华横溢,吟诗唱词,饮酒听曲,玩的也是高雅,自诩清高,在他们的眼里斜对面的解语楼就是藏污纳垢之地。

      他们都是文学大儒,清雅高贵。

      名伶阁当家花魁叶优伶,貌美惊人,世家少爷们也都是想用文采打动其心,以获取芳心。

      强取豪夺这种下九流的手段,他们是不喜用的。

      薛三进带人闯进了名伶阁,进门就踹桌子,还吼了一嗓子“让叶优伶滚出来。”就这一嗓子,名伶阁中的吟诗听曲的士族少爷们顿时就不乐意了。

      “你们是何人?不知道名伶阁是什么地方吗?敢来这里撒野?”

      “粗鄙不堪之人,叶优伶小姐的名讳也是尔等能说的吗?”

      “.........。”

      士族少爷们放下酒杯,文绉绉的呵斥薛三进,义愤填膺。

      薛三进瞟了这些士族少爷,一个个的都是穿着绫罗绸缎,手摇折扇,面擦白粉,身上都是香香的,打扮的一个个看上去都娘里娘气的,脂粉气十足。

      说话的声音都哑着嗓子,故作深沉。

      名伶阁的老鸨子姓李,人称李妈妈。

      李妈妈手拿罗帕,一脸假笑的迎了上来:“吆,各位客官想要来玩呢?就好好的玩,我这名伶阁可不是谁都来能闹事的。”

      李妈妈笑魅如花,说出来的话可是相当的硬气。

      “小的们,把这些客官弄乱的桌子收起来。”

      “呵呵。”薛三进冷笑两声,说道:“我家世子是北凉王世子,他想听曲了,请叶优伶小姐上门弹曲。顺便伺候伺候我家世子。”

      北凉王世子?

      当年的皇帝夺帝位,杀尽了手足兄弟,长安城中并无什么皇亲贵胄,没有皇族血脉出身的旁支王爷一类的,有的只是三位藩王的质子,封为郡王。

      王爷也就是一个寒门出身北凉王。

      像齐王朱友亮、汉王朱友瞰,这些皇帝的亲儿子,他们是不会来名伶阁玩的,他们的目标都是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之位。

      来名伶阁玩的士族少爷也就是谁的爹官大,就是谁说了算,旁人就得巴结着。

      一听是北凉王世子的家仆,这些士族的少爷们都缩了缩脖子,虽说北凉王是寒门出身,他们打心眼里瞧不起北凉王。

      可,这几日,北凉王秦言之在京城长安干的那些事,那是谁都敢打,南平郡王都被打了,打了都白打,他们惹不起。

      一个个的暗地里狠狠的吐了两口唾沫,唾弃秦诺。

      “原来是北凉王世子啊,我们家优伶姑娘.........。”李妈妈想要拒绝。

      然而。

      “我去!”

      名伶阁二楼的一个房间门打开,头牌花魁叶优伶站在了门口,手搭护栏,美目含笑。

      “既然北凉王世子相邀,我去一趟便是。”

      “还是叶小姐识趣。”薛三进横了一眼李妈妈,道:“我家世子说了,叶小姐要是不去的话,那这名伶阁在这长安城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哼!”李妈妈轻哼一声。

      扬了扬手里的绢帕,扭着腰,转身走了。

      “叶姑娘,请吧。”

      叶优伶碎步轻移,从楼下下来。

      跟着薛三进出了名伶阁,上了马车,径直去了北凉王府。

      名伶阁内乱成了一锅粥。

      那些士族少爷们恶骂声连连,舌灿莲花,骂的倒也是颇为文雅。

      北凉王别院凉亭中。

      清华郡主王珏抬眼便看见了薛三进带着一女子进了别院。

      女子头挽云鬟,云鬟上横插着一支翡翠玉钗,身穿湖绿色的衣裙,腰间挂着香囊,踩着小碎步,袅袅婷婷。

      女子薄粉敷面,粉脸红颜美丽,春色朱艳,柳叶眉下美目流盼,目含情意绵绵,似秋水流波,惹人心醉。

      见此女子,清华郡主扭头看向了世子秦言之。

      叶优伶进了凉亭。

      见到了坐在凉亭中的世子秦诺,美目流盼间,俏然跪地:“奴婢名伶阁叶优伶拜见世子。”

      这一跪,跪的清华郡主芳心惊骇。

      叶优伶?名伶阁的叶优伶?自称奴婢?

      清华郡主恍然,世子秦言之还真是让她觉得深不可测。

      “起来吧,溯溪没有告诉过你见到我不用跪的吗?”秦诺笑道。

      “溯溪小姐说过了,可奴婢初见世子,得跪。”叶优伶起身,俏然立于一旁,娇声说道。

      “世子妃,清华郡主王珏。”秦诺介绍清华郡主。

      “奴婢拜见世子妃!”叶优伶弯腰行礼。

      这次,却没有跪。

      这天下能让她叶优伶跪的人不多,唯,世子秦言之与溯溪二人而已。

      世子妃都不行。

      “免礼,坐吧!”王珏笑道:“真没有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名满京城长安的歌舞双绝叶优伶,世子还真是好本事。”

      咳咳!

      秦诺轻轻嗓子,这怎么感觉王珏这话里有话呢?

      “世子妃,奴婢也是初次见到世子,今日之前也只是听溯溪姐姐提起过而已,八年前,若是世子出手相助,那有我叶优伶的今日。”

      “在来长安之前,我怎么听闻世子从未出过太崂观呢?”王珏问。

      “是溯溪救得叶优伶,不是我,我真就没有出过太崂观。”

      “哦?”王珏怎么就那么不相信呢?问:“溯溪是谁?”,

      “一个赤脚大夫。”秦诺说道:“先不用管那些,这些事情你早晚都要知道的,我唤你和叶优伶来是要事要说的。”

      ......。

      入夜。

      皇宫大内,养心殿内。

      梁帝斜靠在软塌上,宫女捶腰捏背,甚是舒爽。

      “你是说,秦言之当着清华郡主的面把叶优伶抢去了北凉王府,还弹曲喝酒?”梁帝问。

      “回陛下,是这样的,祭天司回报说,她们一开始喝酒喝得还挺开心的,只是后来不知为何,清华郡主含愤而去,好像是挺生气的模样,老奴斗胆猜测,应是世子是看上名妓叶优伶了,这才惹恼了清华郡主。”

      “哦?有趣,后来呢?”

      “后来,十三姨持剑把叶优伶赶出了北凉王府,还亲自赶上了清华郡主的马车,给清华郡主道歉,回府后,十三姨还呵斥了世子秦言之。”

      “秦言之是十三姨养大的,在这长安城中也就是十三姨敢管他了,你说,若是北凉王在长安,秦言之还敢这么放肆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