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床的女人是什么性格

      第十三章决定

      比划,甚至是利用自己那一瞬间的视觉记忆来构图。

      虽然韩飞曾经学过画画,而且画的还不错,但是速描这殩种要求极高的绘画方式并不在他的学铥习范围之内。꤬ ∁

      这东西太要求天赋了。

      一番努力之后,画出来的东西,亭可以賛用马赛克来形靴容,连恐龙都辨认不出来,到更像是哥斯拉。

      但韩飞自己都没注意到,回家的烦躁竟然在这样的全神贯注之下逐渐平复了,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鸗但这次却达到了。

      当然,伴随着时间逐渐接近黄昏,哪怕再怎么不乐意,他也需闌要回去了。

      出门꾵,走出小区,路上和不少人擦肩而过却没有一个认识的悊人。

      他住在这却仿佛一个陌生人。

      不是劂小区内邻里錌关系冷漠至此,而是韩飞他勝本人就喜欢这样쾓——在个陌生的地方生活,没有熟人的烦恼。

      按照心理医生的说法,他这是一种病,一种孤独症,不过他本人却很享受这样的生活,而且在现在的年轻人群体当中,有这样想法的也不在少数吧!

      打车。

      经历了一个小时的路程,韩飞近乎跨越了半座思燕城,从南到櫢北,来到了燕城最繁华的市中心。

      北燕小区。

      这就是他家所在的赌地方。

      作为整个燕城最高级的小区,这里的房价高达九万六一平,内里还有独立的别墅区,价格更加的昂贵。

      这么高◯的价格累,理所应当的这里有着极为优越的环境以及非常负责的安保。

      这里的保安全都是退伍军人,极其ݎ的负责。

      攢 韩飞面妆临的就是这样一群负责的人。

      㹆 付完账,一下车臒,出租车司机一个油门快速的离开。

      而站在门口的韩飞,因为过于敦促,磨磨蹭蹭的造成了某位保安的怀疑。

      퍋 当估计有一米九的保安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只有一米七多点的韩飞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干笑jpg.

      “请问你是……”

      谔 保安非常严肃的问到,审视的眼神上下打量着韩飞的穿着。

      一系列的地摊鸜货很䯣显然和小区内的住户并不搭。

      这把刀子捅的真的让韩飞很无ᧈ奈。

      虽然知道自己不常回来,被认ꛕ不出来理所当然,但是真到了自己家门口遇上这种事情还真的很无奈。

      “我是这里的业主,韩守业是我的父亲。”

      保安第一时间用对讲机联系保安室的同事调出了照片,很快就千确定了韩飞的身份。

      瞇“䋃非常抱歉!”高大保安满脸的歉意,鬛连连道歉,但韩飞还耱能说什么呢?

      一年回来没几趟的小透明难道还指望蚈人家认识自己吗?

      鸞“没事,我进去了。”

      韩飞有些无奈,平静的走进了小区。

      讲真的,这里的配套设施꧂和自己住的地方差距简直没法说。

      他住的地方,顶天了楼下有几个健身器材。

      솁 但这里道路两旁栽种着樱花树现在这个季节已经错过了樱花开放的时节,不过这么严格的安保可以说这一排排的樱花树占据了不小的原因,每年试榹图进入小区打卡的人那是络绎不绝。

      当然,除了这些小区内更有泳池和花园,在小区北部还有单独的游乐设施以及幼儿园,据说幼儿园里面还有外教,从小锻炼孩子外语能力……

      这里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辈子的奋斗目标,韩飞也很喜欢这里,但这个家却并不是很适合他。

      迈步走过一栋栋高楼,韩飞看见的是老人或是打ណ扮时髦的贵妇带着孩子牵扯着宠物悠然的在散步。

      这里简直算得上一处动物园了。

      光ℕ是狗就没窕怎么见到重复的品种,还有狐狸,乌龟,土拨鼠……完⠭完ꈶ全全可以撑起一处小型的动物园。

      韩飞穿行其中,面无表情。

      等到终于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三层别墅,自带小花园。

      小蓭花园里面种的是杜鹃花,淡雅的花香蔓延。

      眼下正是杜鹃花花期的末尾,地面上散着花瓣,枝头还有些红,粉的花朵摇摇欲坠。

      光光是花这不줍算什么,但园正中那棵主心骨的杜鹃花却有着高达40年的花龄,园内其它的杜鹃花都是围着它做点缀的。

      一般来说,杜鹃花养个五到十年就很不错了,40年已经是个ㅴ奇迹了。

      而四邻包括保安都知品道,那株杜鹃花有着特殊的含义,是这家夫妻双方爱情的象征。

      ︻这种特殊的意义老让人羡慕了。

      ❻ 当然,不包括韩飞本人,这种美好的寓意所营造出来的氛围对于韩␲飞本人而言更加的格格不入。

      花园的铁门是开着ڀ的。

      悊 韩飞毫不费力的뜇走了进去。 ㅱ

      按响门铃,没有回应⨧但门很快就打开▕了。

      韩飞看见来人不由得ច一怔。

      “还不快进来,就要开始吃饭了。”

      ᄌ 语气说不上严肃,但也不怎么柔和,反而显得很生硬,似乎不知道该如何相处。嵌

      对于韩쎪飞本人来说,这才是熟悉的父亲的语调,他亲自开门带来麃的惊愕也因此散去。

      随即平淡的答⡛到:“抱歉,有些事情耽搁了。”

      韩守业一听,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眉头。

      但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转身走了进去。

      韩飞进门,在鞋柜的最下方找到ȭ了自己的拖鞋,换上,慢慢的踩着木质地板走进了客厅。

      宽大的桌子上放着十几个菜。

      父亲坐在主位,已经47的他看着依旧是枚帅哥,时间似乎留了情,岁月给他增添了成熟男人的魅力,却连一根白发都没有留下来。

      加上他本人隘成功人士带来的气质加成,哪怕上了年纪依旧魅力十足。

      下手的,则是足以和他般配的女人,也是韩飞的继母——皇甫昕妍,她的气质温婉,如同古代的大家闺秀,岁月也同样对她留情,光洁的脸上看不出皱纹,在这个家生活了十多年,韩飞知道她并不喜欢去做什么美容,达到现在的程度完全是良好的生活辠习惯和天生的体质原因。

      坐在她对面的是一双儿女,韩拓野和皇甫轻颜。

      这就是刨除韩飞的一家人的组成。

      对于韩飞的到来,皇甫昕妍温婉一笑,表示和善。

      至于韩飞的鑟弟弟妹妹则是低着头不言不语的吃饭。

      “张婶,盛饭。”

      保姆很快端上了饭,韩飞抽出父亲对面的椅子沉默的睿吃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到来,让这场晚餐变得有些沉鹺默筵,兄妹两人的头低的更低,几乎埋进碗里…鰎…

      默默的吃饭,韩飞心中突然有了些想法,而且ꗂ愈演愈烈。

      直到晚餐结束,他心中的ꞗ想法已然明晰了不少。

      看着儿子吃完,韩守业不露声色的说道:“跟我来!”

      说完背着手,说了一句转身上楼。

      ߷韩飞起Ⅲ身跟着,碰巧看见了自己弟弟的挤眉弄眼。

      这种情况他老熟了。

      他很优秀也很调皮,每次父亲说这句话就代表了一顿小板子。

      现在看着韩飞,他以为那是一样的待遇。

      韩飞不做言语,内心想着自己的事情,삫耳边却听见了开门声。

      整间屋子,有着这种声音的ꭸ只有一个书房。

      最应该安静的地方却有着这么吵闹的门שּׂ,只能说用的多吧。

      上楼,推门进入奜。

      韩飞看见父亲已经坐在了书桌前。

      但是他的眼神却被墙上的画所吸引。

      那是一副装裱好的水榾墨画,画的是一副墨莲,画工不错,当然最主要的是这是韩飞一年前画的。

      韩父是靠着自己拼搏的一代,二代自然更受瞩目,是废柴败家子还是能够接手家业的精英,有很多人都看着。

      再这样的情况下,韩家三个孩子都必须优秀,而年长他们几岁的韩ሿ飞无可避免的会被拿子出来比较。

      韩拓野弹钢琴很好,皇甫轻颜鱆是围棋高手。

      韩飞学过这两样也小有成就,但在年纪的基础上,难免被人看扁,他们不会在意韩飞之前的生活ⲛ只知道老大不如老二老三。

      所以韩飞干脆后面改学了画画。

      这是真的难,更何况还要兼顾学习其他的东西,直至现在韩飞也不过小有成就。

      这幅墨莲就是他抠的杰作之一,现在看见在书房,难免有些不知所措。

      貌似一直认为对自己不闻不问的父亲还在关注自己,心里忽然暖暖的。

      “你也毕业了。”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打算?

      问前路吗?

      但不等韩퀊飞回答,韩守业已经自问自答了起来。

      “接下来,你就到公司里面,不,졪你就先到下面的子公司好好的锻炼️锻炼吧!”

      韩守业此人这么多年下来,攒出来的家业可不小。

      他是靠水果起家,现在依旧ᷩ如此,他进行进出口的水果贸易,占据燕城三成左右的水果市场,说一句水䁺果大王也毫不多虑。

      当然,他并非进行单一的行业,其名下还有连锁性的租房企业,既统一和房主签订合同将房子统一装修出租,最近这些年他还在努㝄力的将自己的触开手伸向房地产行业,想要尝试染指这块大蛋糕。

      房地产暴力却也㊰不是轻易能够进入的,韩守业还想拼一下,但却需要真正的得力助手。

      他想到的就是儿子,上┏阵父子兵。

      韩飞低着头,换做以前,他肯定想要进去,埋头苦䱻干证明自己。

      但现在,他明白这只不过是踏着自己父亲的足迹前进。

      对于刚刚选择了新的未来想窽要改变自己的韩飞来说,这突样的情况并不被他所期望。

      所以面对父亲的命令,他抬起头没有说话,但是迥然的氛围还是让韩守业意识到了什么。

      他的眼神逐渐的严肃起来。

      自己的大儿子似乎有着别样的想法。

      춺等待了一会,韩飞终于鼓足了勇气。

      “爸,我想出去走走,看看世面ᵬ。”

      韩守业的眉头皱成了“川”字,显然韩飞的说法有些超乎他的预料,有些拿不定主意。

      书房内陷入了沉默,气氛异常的低迷,好似气压都降低了。

      良久,韩守业挥挥手示意韩飞出去。

      这是同意的意思,韩飞面上一喜,几步走到门口。

      “没钱记得说,一周记得打一次电话!”

      韩飞脚步顿住,“好쀩的!”

      随即身影消失在了门后。

      韩守业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