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他直播改成什么了

      光绪银元,也邇就是光绪元宝。䌴

      这十几块都是光绪元宝,银元的中央有“光绪元宝”四鐪个繁体字,四周有“库平七钱二分”和“北洋造”这样的字。

      牬基本确认这十쓦几块银元是光绪元宝之后,刘勇在手机上进行查询Ǐ着䥍,重点是查价格。

      什么!

      这么值ロ钱!

      渐渐的,嘴巴微张,刘勇真的有탋一点被吓到了,相比这些袁大头,光绪元宝值钱多了。

      鴷 虽然网上的价格仅供㙒参考,但每一枚的价格三、四十万元是肯定的,哈哈,这次是真的发财了。

      放下手机,将这些银元整理好,十几块光绪元宝特别分开包好,其他银元分成两部分,其中1링00块用旧报纸包好,再用塑料袋装好,剩下的200多块银元暂时放在柜子里面༡。

      穢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整个晚上,刘勇兴奋得有一点睡不着,没办法,一直穷得叮当响,突然一下子有这么多钱,换成谁都縭差不多。

      直到下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早上起来之后,刘勇洗漱完毕,将十几块光绪元宝和100块袁大头放进自己的背包之中,背着这个包出了门。

      ꊀ 在楼下的刘胖子早餐ㅾ店吃了早饭,也没有像往常一样乘坐公交车,而是在路边拦了一辆的士。

      “师傅,去八一街。”빟

      开车的师傅微微看了一眼,倒也没有问什么。八一街在华海市比较有名,甚至在全国都有一定的名气,那里是古玩一条街。

      仅仅几百米的八一街,两旁店铺林立,全是各种古玩店。字画、瓷器、青铜器、漆器,古嗊币等等,应有尽有。当然,具体有多少真品,那就不知道了,ɀ估计是赝品占了大多数。

      除了各种古玩店铺之外,也有不少的人在街道两旁摆摊,地摊很多,所卖的东西也五花八门。

      刘勇背着包到了这里。

      那些地摊直接无视,目标是比较㓣正规的古玩店,不久,刘勇就走进了ᵌ其中一家规模比较大的店铺。

      ഽ稍微융看了看,꿿心中基本有数。

      这家店铺摆着大量的古币,透过钢化玻璃看得清清楚楚,不但有古钱币,㐶也有近代的各种银元和铜钱。 䔦 袁大头也摆了不少,光绪元宝倒是只有几枚。

      惚“啧啧......”

      刘勇暗暗惊奇,一枚民国三年的挪袁大头在这里标价1580元,民国八年的袁大头更是标价2280元。 鹶

      那几枚光绪元宝氥也有标价,根据品相和发行时间폅,标价从五十几万到ⱺ一百多万不等。

      看到刘勇在这些银元颡面前看了很久,店内的这名伙计热情的过来,“兄弟,看中哪一枚,我们这里是䇌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且百分百保证是真品。”

      刘勇道:“我不会来龂买银元的,我手上有一些货,不知你们禇收蕐不收。ꑴ”

      “哦。”

      伙计明显釜来了兴趣꼭,像他们这种店铺韪,不但对外出售各种古玩,也收购古玩。旛

      춤 “薎兄弟,能给我看一看你的东西吗?”

      刘勇轻轻的点一点头,拉开背包的拉链,ᨉ从里面拿趗出了几枚袁大头,放在了柜台上面。

      ༬这名伙计拿起银元只是看了看,基本就能肯定这是真品,而不是现代做旧的,这一点眼力他还是有的。

      “兄弟䵺,你准备卖多少钱一枚껶。”

      刘勇反问道:“你们的收购价是多少,如果价钱合适的,我还有不少戢。”

      〾还有不少!

      ㌉ 这名伙计的兴致更浓了,原本想报价500元一枚的,想了想道,“这几㗷枚都是民国三年的袁大췌头,腦我们的收购价ﻝ是550元。”

      輪刘勇笑了笑,并没有因为这个⼙报价而生气,而是道:“叫쾸你们老板来吧,我这可是大生意。”

      伙计很快就这家店的老板叫了过来,这是一位身材单瘦的中年ỉ人,穿着一身休휱闲衣,脚上穿着的是一双手工布鞋。

      “先生,鄙人是这家店的老板靳传林,您贵姓。⯢”

      刘勇道:“靳老板你好,我免贵姓刘,手上有一批袁大头,此外,还有十几枚光绪ⳳ元宝想出。”

      靳传林혣眼睛一亮,心中暗喜。

      好久没有遇到这样的生意,也有人过㰞来出售银元之类的,⪕一般三、五枚,十几枚都很少,至于光绪元宝,他们店已经两、三个月没有收到,这东ᅪ西太少,很难遇到。

      “刘先生,里面安静,我们去里面谈怎么样。”

      在靳传林的带领下,刘勇到了里间,这是一间会客室,布彨置᪟得古香古色,尤其是一张长方形的大桌子很吸引人的目光,这应该是一整块红木制作的。

      “请坐,喝茶。”

      刘勇坐了下来,但并没有喝茶,而攈是打开自己的背包,将一百块银元和十几块光绪元宝全部拿了出来。

      这么多!

      ⺂靳传林内心之中显得有一点微微振奋,这可真是难得的大生意,쵎也不客气,开始认真的看起来。

      先看了几枚袁岀大头,磼微微的点一点头,然后篹开始认真的看着十几枚光绪元宝,一枚一枚非常认鼍真的看。

      足足看Ž了好几分钟才看完,放下手中的光绪元宝,靳传林道:炍“光绪元宝檄一共15枚,全是8年造的逽一两银元,品相都比较一致,我可以出35万庾一枚,这些袁大头嘛,有三年造的也有五年造的,⊓甚至还有少数是八年造的,我统一出懳价620一僞枚,浽怎么样。聋”

      当然要讨价还价一番。

      刘勇笑着道:“靳老板,你不愧是商人,这个价也太低了,我看了悅你们摆在外面出售的袁大头和光绪元宝,可比这个价格高多了。”

      靳传䑵林눽连忙解释道:“那仅仅只是标价而已,顾客一般都是会还价的,我们根本就卖不到标价。”

      两人之间瓵,一番谈价还鬝价。

      ᒚ最终,刘勇说了一句,“靳老板,袁大头每一块统一680元,光绪元宝每一枚40万,这桩生意如果做成,今后⡘我们还有继续合作的机会,我手上还有不少的袁大头,也还餳有光绪元宝。”

      真풣的吗?

      靳传林有一点心动,他们开这种店铺뷍的,除了卖出各种古玩之外,收购渠道也十分重要。

      如果有稳定的收购渠道,能不断的졅收购到各种银元,那当然是웼最好的,货足量的话惽,甚至可奔以影响八一街的银元市场。

      稍微沉思了一下,靳传林最终点了点头,同意了这个价ᣯ格。 掲

      这样的收购价虽然偏高,但也还是有丰厚的利润,閵关键是可能会获得一个稳定的供货渠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