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潮猛喷少妇

      璄由于和图格夫经常去暗街平时不经卤常在杂货铺和收购站,小索罗斯来找过我两次我兏都没在。当我再次看到小索罗斯已经是结束为期一周的暗街调查之后的事了。我刚从暗街回到城外的收购站就看到一脸喜悦的小索罗斯想阵风似像我跑来,看他那表情我大概能猜到:应该是他这次花纹钢挂坠的买卖应该做的不鄂错。

      小索罗斯看到我之后一路小跑过来邀功似的向我炫耀他的战果“师傅!你看这是卖那忩些小物件赚的钱,一共三个金币!!!“

      我想在小索罗斯的头上摸摸以示鼓励,可这小子直接把我的手拨开说道:“您别像摸小狗狗一样摸我好吗?我感觉自己像个宠物一样。“

      他的比喻把我逗乐了,“好好好,以后不摸你头了改回掐脸蛋踳!“小索罗斯听完一脸郁䓹闷。我赶紧把话题转回来:“说说你这次卖东西的过程和感受헄。“

      小索罗斯闻言马上转忧为喜,跟我添油加醋的说了一大堆,总结起来就是:他找了个学校里很受欢迎人缘很好平时打扮也很陴讲究也懂得潮⇸流的女同学,送给她了一个花纹钢挂件和一个项坠,作为赠与的条件就是如果有其他女生问这个挂件或项坠的事᳢就说是在他这里花钱틅买的,挂件和项坠每样一个银币곶,而且要说是独一无二特别订制款,有价无市需要提前一个星期预约才能买到限ꈶ量十二件。这女同学很识货一眼就看出了这是用䬴眼下最抢手的花纹钢制作的市面上根本买不到,而且对方也只是要她在别人问的时候说一跚下就行不需要刻意去宣传什么于是爽快的就答应了。结果没用三天就有好多学校的女同学来找他,特别是十几岁高年级的爱打扮的学姐来找他买挂件和项坠。由于说是限量款只能出售12件,很多同学争出高价格来订购他的挂件和项坠尤其是࿖有心仪女孩的高年级男生都想买来送人。没想到十几个小物件最后竟然卖了三个金币!那可是三百枚银币啊,这是连小索罗斯自己都没想到的。

      我听完后不由点头赞叹道:“这真是很不错的营销手段,懂得用女칂孩子的爱美之心和男孩子的攀比心来做宣传,用私人订制和限見量款来做噱头!真心不错,有些商贩的模样了!“

      听到我这样说小索罗斯也得意的笑了:“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我是谁徒弟。“

      䀽 “行了,马屁긙就不用拍了,你以为我说你像商贩是在夸你吗!?说说你这次做买卖的感受吧!“我说道。

      小索罗斯呆萌的小脑袋一歪思考着说:“感受就是爱臭美的女孩子钱很好赚!“

      咳……咳……咳!他这话害的我又一次呛到了。以后和他聊天真心不能喝水,容易把自己呛死!我稍微平复一下咳嗽问道:“这就是你的感受?“小索罗斯点点头说:“暂时就想到这么㧟一句。“

      “哎……也成吧,至少这句话倒也没错。“我幽幽的说道。

      椶 “师傅,你上次教我富人不为钱工作,我现在有些明白了!这话可以理解为懽富人赚钱不是因为它是份工作,而是一种兴趣一种心情。“小索罗斯继续说道。 鏘

      我满意的点点头“你能这么理解也不算错,但真正要理䡩解这句话的含义还需要经历很多很多事,我呢现在再教你一句话你要记好了。“

      小索罗㼮斯点点头认真的听着,我说道:“每一个人都有其天赋所在,当你发现了它并把它很好的发挥出来你就能在你所专属的领域掌握事物的规矩,而一旦你掌握了事物的规律你就会发现自己的人生和귽事业就像开了外挂一样不再需要努力。“

      小索罗斯的脑袋转了转然后一脸不解的问“师傅,开外挂是什么意思?我好像没听过这个词啊!“

      “呃…………所谓的开外挂就是……呃……就是类似于考试作弊!一旦你掌握了老师出题的规律即使不用努力学习也能考出高分。“由于这个世界似乎没有“开ྵ挂“这个词所以我只能换另外一种方式来给小索罗斯解释。

      小索罗斯眉头紧皱的说道:“可是师傅……作弊是不对的!“

      我略有无奈的想了一下又解释道“我不是在教你去作弊,而是告诉냺你当你掌握了规律后,做任何事都会非常的轻松,在别人还在埋头苦学的时候,你已经快速而正确地做完了所有的题目你觉得这是在作弊吗?“

      小索桖罗斯歪着脑袋认真的想了想摇摇头说:“好像不是……但要怎么才能做到师傅你刚才所说的开外挂呢?“

      我回答道:“人以见本性为功,依本性而行是德。比如你跟我说你很像成为富人也就意味着你ᬖ本性中有一部分是对金钱十分有兴趣的,那么当你϶开始承认自己喜欢钱的那个时쇳候你就开始认识自身的本性本心了,依照这个本心去努力探索赚钱的奥迷以及金钱市场变化的规律你就能慢慢掌握赚钱的技巧。而在那个时候你就会发现赚钱其实远比你想的要容易ຣ。“

      “喜欢钱也是本性吗?好像所有人都喜欢钱啊这有什么特别的啊?师傅这世界上有人会不喜欢钱吗?“小索罗斯若有所思的问道。

      “当然有,我就见过很多人嘴上不喜얅欢钱但又总被钱的问题所困扰,他们口口声声的说别跟我提钱我对钱没兴趣。“我回答道。

      “这㒞些大人可真虚伪,明明很需要却又说没兴趣。“小索罗斯嘟囔道。

      看着他的表情我说道:“这不能算是虚伪,只是他们都没能把赚钱灈当成一个很重要的事来对待,所以当这个大问题出现的时候就选择逃避就好像一种将㑱叫做鸵⯸鸟的动物一样,当危险裘避无可避时就把脑袋埋在沙子里以为看不到就不用再面对危险一样。“

      “那真是太可笑了“小索罗蝑斯笑着说。

      “当你有一天能站在和大多数人都不同的高度去看待事情,你所做的事ᾗ在别人看来就像在作弊一样可恶。然而正所谓顺成人,逆成仙,玄妙只在颠倒间!你顺应大多数人的想法去思考你最多就成为一个优秀的人一名优秀的员工,而当你能逆向使思维去思考问题就能发现事物本质的缺陷。在你顺行ጻ思维和逆行思维颠倒的瞬间你会感受到世界真正的玄妙。善加利用你便是财富妬之神……“我傲然的说道。

      “师傅,我发现你说话越来越不靠谱了!人怎么能成为神呢?教堂的神父说神是至高棃无桬上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人类怎么可蓳能与神比较?“小索罗斯反驳道。

      我微微一笑解释道:“很多神其实就是人演变来的,在师傅的家乡有一个叫范蠡的人,文能官居宰相,经商能积累万贯家财!一生三聚三散最终被后世之人奉为财富之神。“

      “哇!好厉害啊!师傅那后来这个人怎么样了?“小索罗斯兴奋的问道。

      “后来?后来……他死了……“。我诚实的说道。

      “啊?死了?神也会死吗?神不应该是永恒存在的吗?“小索罗斯一脸不可置信的问道。

      “不管是人是神最终都会死去,永恒不灭的ꌐ只有传说。“我回答道。

      小索孫罗斯一脸担心的凑到我耳边说道:“老师,你刚才跟我说뚡的话千万别让教堂的神父或者信徒听见不然你会挨揍的!“我……无语。뺱我这无神论者确实没资格在这个世界编排“神“。

      索性我话锋一转跟他说道:“现在你要思考的不是神不神,永恒还是毁灭这些问题。而是好好体会一下这次做生意给你带来了哪些收获,一次收获或许不难,一直能收获才是最难的……“小索罗斯似乎并没有听进去我所说的话,只是自顾自的看着手里的钱傻笑。估计这小混蛋⎨已经在暗暗盘算用这点可怜的钱去好好享受当土豪的感觉。

      通过这段时间的打探得知还有两个多月就到暗街之王争霸赛的时候了,血衣堂、横刀门以及黑竹帮等大的帮派都在积极准备着这次䵸比赛。虽说햝我到现在依旧不清楚这暗街之王争霸赛到底意味着什么但隐隐感觉似乎和军火生意有着很大关系。

      因为斯摩卡给我的那份暗街帮派资料中就记载着黑竹帮近些年来的发展史。

      在六年前黑竹帮在暗㫽街只能算是一个中等樬帮派,其帮众数量不足百人而且所经营的也只是歌厅和烟馆并不涉及军火买卖。可就在六年前那届暗街之王争霸赛过后其帮主佛罗赢得比赛最终升级随后就开始了军火买卖,而ﱆ在三年前他又一次取得了揄大赛冠军从而势力不断扩诰张以至于几乎一统了整个暗街,其他帮派被黑竹帮打压的非常凄惨。这次比赛开始之前有很多人依렜旧认为黑竹帮能够继续赢得暗街之王争霸赛的冠军从而蝉联三届冠军。但就在三个多月前佛罗却突然暴毙在家中,整个暗街都大乱起来各个势力都暗中发展试图与黑竹帮抗衡。

      米娜若城所有见不得光的人和事也基本都藏在暗街之中,贵族与富商有任何不能经官싵方解决的事也都会暗中寻求帮派来出面解决……图格夫带我到暗街各ჴ个地方都大致走了一圈,最后来到了一家赌场门口,图格夫给我介绍道:“这里就是整个米娜若城最大的赌场叫黑金赌城,是当年佛罗亲手创立的,也可以算是黑竹帮真正意义上的大本营了。“

      “佛罗创立的?佛罗现在死了那黑竹帮是由谁在管理?“我向图格夫问道。

      “佛罗其实有一个儿子,不过他沉迷于戏剧几乎从不参与帮派蹢之间的争斗,就叫黑竹帮也从来不过问。黑竹帮内部虽然有几个老家伙但都没什么实权只会耍嘴皮子没什么真本事也挑不起죪黑竹帮的大梁。现在黑竹帮真正管事的人是佛罗之前的一个心腹手下叫阿悦三郎,这个人是从遥远东部地区逃难过来的被佛罗收养并培养成一个优秀的剑道天才。跟在佛罗身边近十年,帮中大小事物都是他在帮佛罗打理,三年前暗街之王争霸赛就是他参加并赢得冠军的。

      佛罗被暗易杀后他曾在道上下了追杀令来悬赏捉拿凶手,而且后他还曾多次跪求佛罗的儿子来接管黑竹帮,但可惜都被拒之门外了……。“图格夫一番解释

      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一边听着一边筛选有用的信息,然后开口问道:“这个佛罗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图㐹格夫嘿嘿一笑说“这个你倒是问对人了,他的来历背景很多人都不知道,只不过我在他扬名之前就黛和打过交道并且还和他打了一架!他曾跟我透露过他的本名叫佛罗·依迪斯,出身于帝国都城的一个贵族家庭,少年时代他的家族因反抗帝国三大家族而被暗中屠杀殆尽。只有他幸存了下来,之后一路逃到了米娜若城,加入了现在的黑竹帮接受帮派的庇护。由于他非常能打架又善于谋划和贵族社交,所以最终坐到了黑竹帮帮主的位置。“

      “哦?这么说他也算是一个非常有头脑的家伙喽?“想到这儿我开始深思一个问题:这样一个善于谋划又精通社交的人真的就ꔝ这么轻易死了?而且这么长时间都没找到凶手是谁这有些不太合理……难道说他在诈死?……可目的又是什么呢?……在暗街之中他可以说就是王者谁又能动得了他呢?诸多想法在我的脑中不断闪现却又最终无法联通在一块。对于佛罗的死我缺少至关重要的信息所以一时半刻也没有结论。

      ᔥ 算了,既然暂时没有结论不如先见一见这个阿悦三ᘫ郎,于是我对图格夫问道:“在哪能见到阿䏭悦三蕄郎?“

      “黑金赌城里应该能看到他“图格夫指着面前的赌场说道。我点点头让图格夫೷带着我一起进到了黑金赌城的内部。

      我刚进到赌场内就看到一个黄色皮肤黑色头发黑色眼瞳的东方面孔,他怀中抱着一些礼品似乎在等人。

      这个人之所以引起我的注意ᅯ主要还是面孔偏近我所熟悉的东方人长相,我所转生的这个地方里多数人都是金发碧眼身材魁梧的欧式人种,他算是我见到的䳮第一个东方面孔的人。

      我媕正要上前与其攀谈几句图格夫就走过来了在我耳边小声说أ道:“阿悦三郎来了!“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一个身穿燕尾礼服的身材挺拔略显魁梧的青年男子大步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五六个人身穿黑色衣服的壮汉。图格夫在之前就跟我说他是从遥远的东部国家逃难过来,现在看来他确实有前世些亚洲人的体貌特征,同样是黑头发黑眼镜黄皮肤,长相上与这里的人行成了一个极大的反差感非常好辨认。

      我瞟到他扫视赌场环境时的目光时感觉他的眼神中带股狠厉劲,这样的人通常都是属于打手型的人,不善言语做事严찘谨且刻板下手狠辣,但属于果敢有余而谋略不足的人。

      阿悦三郎带着手下走进一个贵宾包房,而刚才那个抱着礼品的东方青年也跟着进了包房。奇怪的是阿悦三郎的手下也没有阻拦,似乎已经和人约好了一样。

      青年进入后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包房里隐约传出青年的痛呼声和打斗声,不过由于赌场很吵闹这声音似乎也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而且守在门口的人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动静,应该是青年单方面被虐打……我走近了些想仔细听一下里面的声音,但没等我听清里面的门已经打开了,那青年被人抬了出来,脸部青肿嘴虯角还留有血迹衣服被ག撕扯的破烂不堪……

      我瞟ሢ到青年手中似乎死死攥着一个钱袋,脸上还留有胜利的ﷸ喜悦微笑。赌场中很多赌客看到这一幕都停下了赌牌的叫嚷而是转而小声议论着。我隐约听到两个人的聊天内容:“这ᐱ是今年的第几个了?想在黑金赌城混个工作哪ᅧ有那么容易!“其中一人说道。

      “你没看见他手里拿着的钱袋吗!那是这赌场的老规矩,能挺过五分钟的不仅能在赌场里工作还一次性预支半年薪水!我看这小子是挺过来了!“另一人说道。

      对于二人的谈话我听的是一头雾水,于是让我图格夫具体打听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半小时后,图格夫回来跟我说了一下打听到的消息。

      那青年叫罗云生是内城富人区一间蛋糕店的工人,人缘极好ᴪ平时特别爱赌钱没事就到这里来耍两把,赢了呢就请朋友吃喝玩乐或是还钱给借他赌资的人,输光了呢也不急着走看着别人赌,一来二去时间长大家都知道他是个有信用且慷慨讲义气的人所以都愿意与他交往。前几天有个城中大贵族看中一家生意十分火爆的餐厅,于是找祹到阿悦三郎去找茬砸打架借故把餐厅砸了,可是在認砸场子的时候有个胆子特别小的混混在逃跑的过程中不慎从二楼跌下来摔断了脖子。餐厅出了人命案,执法队直接介入把老板抓了,这个餐厅老板是个外地匫商人在米娜若城没什么背景,所以那贵族老爷直接买通了执法队的队长对老板严刑逼供并且要求缴纳一大笔钱作为死者赔偿,老板一时拿不出那么多钱鬎于是就把餐厅抵给了那个贵族老爷。然而餐厅老板所缴纳的赔偿金根本걘没到死者家属手中,估计轄是被执法队的队长扣下来了。可怜那跌死的混混不仅白死还留下一对孤儿寡母根本没人照顾。

      这罗云生落魄受难䘵时受过人家很多照顾,于是自愿出头想办法帮母子俩要些赔偿也好继续活下去啊。

      按理说这事应该去找那贵族老爷要赔偿金,可那攤贵鍕族姥爷连网面都未露只是让管家传了句话说:“钱已经给执法队了。“罗云生自知若是去执法队要钱无异于自寻死路,于是就找朋友约了阿悦三郎来谈赔偿的事。

      麒 这罗云生自知很阿悦三郎明着要这钱对方是肯定不会给澾,给了就明摆着告诉众人是黑竹帮砸了人家餐厅,于是他就想了一个刀切豆腐两面光的办法:这黑金都城在创立之初,佛罗曾亲自设立了一个规矩就是不管是谁只要站着不动任打五分钟就能在赌场上班领到一份每月10银币的薪水。罗云生跟阿悦三郎说自己想尝试一下这任打五分钟的挑战,如果挺住了希望赌场憈能预支半年薪水当做那对母子的赔偿金。这样既拿到了钱又不至于让黑竹帮惹ꦎ上麻烦。虽说佛罗已死但规矩还在,而且阿悦三郎也是个重道义的人便答应罗云生的这个提议。

      若刚才所言不假的话,这罗云生倒是一个挺有意思的人啊,我跟图格夫转头交代道:“你跟着那帮Ⱬ看看他们把他抬到哪去了,如果没送到医院你就偷偷把他送到医院去,治疗费用全从万货行那边出。“这话听得图格夫一脸懵逼。“小老大,这在内城送去医院治疗要花费好多钱呢!就他刚刚手里拿的那袋䦍钱都未必够付医药费的。“

      “行ᙃ了,我知道在内城花费都很贵不过这个人值得!这个人我留着有用,等他伤治好之后把他带过来我要亲自跟他谈谈。“我决然的说道。

      图格夫听我这个语气自然不敢再说下去只得无奈的跟了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