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孤视频app

      木原居这头,

      木原随意看了一遍三楼的丹药阁情况后,直接便上了四楼的炼器坊。

      炼器坊的情况与丹药阁差不多,

      因为有木原的“流水线大法”,整个炼器坊低阶法器的产出比以前翻了个倍。

      丹药阁和炼器坊的管事全都更换了,原本只有炼气后期修为,如今按照木原要求都换成了筑基期的木姓修士。

      五楼与前面的楼层不太一样。

      唤作“离台”,是专门提供给那些入了木原居消费的修士离开所用。

      整个银杉城,除了每间商铺内部允许御空,其他地方大都受到护城大阵的影响,禁止御空!

      而木原居作为木氏开设的“官方”店铺,难免有些特权。

      五楼除了作为木原居的大门外,还是散修售卖东西给木氏的地界,故名“离台”。

      木原手中符箓白芒一绽,便又是一脚踏上了五楼。

      与之同来的还有五位木氏的筑基期修士!

      刚才木原手里头的符箓便是传讯木原居中木氏筑基修士所用,再者之前那两筑基刺客以命做法刺杀,已然引得了不小的喧哗。

      木原居内负责护卫的木氏筑基自然也得留意到这不小的情况。

      人未至,音已到。

      “老祖恕罪!老祖恕罪!都是我等失职,方才混入了贼子,老祖您无碍罢?”

      传音的是一名个头稍大的壮硕男子,唤作“木德虎”。

      作为木原居五位新任管事之一,出了差错也不用一力承担。

      至于他如此紧张的原因,乃是因为木德虎有个不大争气的儿子唤作“木熊”,也就是“木事炼丹坊”前任管事。

      旁人不晓得木原对于木熊的不满,木德虎作为木熊之父焉能不知?

      甚至于木德虎自告奋勇前来新开的木原居担任管事一职,未尝不是存了将功赎罪的心思。

      筑基修士寿两百载,区区一两个儿子可是远远比不得自家金丹期老祖的看重。

      木原拂手,回音道:“无碍。”

      飕飕——

      剩下的四个筑基管事也是到了。

      除了木德虎外,另外四人样貌皆是偏瘦,其中一人还是位筑基女修。

      分别唤作:“木德良”、“木德戈”、“木德生”、“木德薇”。

      五人的名字倒是巧合得很,合起来便唤作“虎虎生威”。

      与“白酒学傀”四人一般,这五人也算是在木原脑海里留下了印象,其中“木德薇”则是五人当中唯一的筑基女修。

      “参见老祖。”

      五人齐声喝道。

      此时,六人所处的位置自然不会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而是木原居五楼的一处密室里头。

      密室原本是用作给大客户售卖东西时密谈用的,隔音性是一等一得好。

      木原拂手,淡淡说道:“免礼吧。”

      五人刚起身,木原便是不吝褒奖道:“你们五人做得很好!将我的话用心记在心里了,木原居能有今日这般兴荣,当记你们的功劳。”

      五人大喜,连称不敢。

      木原再次出声讲道:“以往木氏产业收入都由族中一并收入族库,我认为颇为不妥。

      德白之事我亦深感愧疚,未能早些发现族中法度之陋。”

      五人好奇,莫非老祖又有什么新奇的点子不成。

      旁人不清楚老祖的奇思妙想,这五人却是熟络得很,要知道在他们刚接手木原居的时候,木氏的几座商铺皆是死气沉沉。

      哪有如今的热闹?

      所以对于木原新的主意,他们也是颇为好奇。

      不过,木原却是摇了摇头。

      他哪还有什么创意十足的想法,前世他只是上网上得多,凡事都略知一二,但凡涉及专业知识,那可就爱莫能助了。

      木原笑了笑,“并非是木原居营生,而是对于你们五人的安排。”

      五人再次翘首。

      木原顿了顿,又说道:“以往族中的商铺多用炼气期的子弟看护,每月发的灵石也都是定数,曰之‘月例’。

      而今你们五人皆是筑基期修为,却来此担任管事一职,也是领的月例灵石,老祖我觉得颇为不妥!

      放在外头,筑基期的修为也足以自立一家门户了。”

      说道此节,五人当即大表忠心,齐声道:“老祖谬赞了,我等几人修为全赖木氏生养,真要放在外头,蹉跎至今说不得还难有筑基之日呢!”

      木原笑了笑,这五人觉悟很高。

      看来自己对于木氏族人的培养,愈发得到位了。

      至少比起前身的散养政策,木原可谓“功勋卓著”。

      “德白先前掌管族库领的也是月例,月例之数于你等筑基修士而言难免杯水车薪,中饱私囊之事在木氏当中并不少见。”

      所谓“棍棒加大枣”,木原前世“博览群书”自然晓得这个道理。

      话音刚落,

      五人便是对着自己的道心发誓,从未贪污木原居内的一针一线云云。

      木原也清楚,木原居才建立多久,他们根本没机会中饱私囊。

      但以后呢?

      所以,木原得想一些一劳永逸的法子。

      首先木原先是装模作样地说道:“德白族侄犯下这么大的事,我尚且能够原谅他的过错,何况你们呢?”

      五人大呼“老祖慈悲”。

      “以往木氏各个店铺收支加起来,每日也不过千余灵石的进账,一月便是三四万之间。你等筑基修士月例都在千余灵石的数目,攒个一年也就一万出头。”

      一万低阶灵石一年,若要是与那几个筑基家族或是散修比较,也算可以的了。

      比较一个寻常的筑基散修,身上的积蓄也不四五万左右,甚至更少。

      但凡事最怕比较,木氏族内有好些筑基修士除了担任族中事务外,在外头也做着狩猎妖兽抑或是其他营生,平日里外出一趟便有不下万余的灵石收入。

      可谓是“羡煞旁人”。

      五人低头,老祖一语中的,但他们也不敢贸然要求老祖“加薪”。

      看着他们垂头丧气的模样,木原由衷地笑了。

      有钱人的生活……

      呸!

      分明是金丹期修士的修行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木原上前,轻轻拍了拍木德虎的肩膀,说了一声:“以后不会了!”

      而后,他对着五人坚定地说道:“木氏之变,当由‘木原居’始。

      你等以后的月例一应改为‘月利’,名虽未改,但意义却是截然不同。你等以后每月领木原居半成收入,当做之前的月例,如何?”

      闻言,五人欣喜。

      木原居成立不久,五人一手打理其修建、运行。

      若是只看每日的灵石往来,新建的木原居比之前木氏商铺的流水涨了一倍多。

      那便是说每月能有七八万的灵石收入。

      事实却不是这样,木原的提议不仅扩大了收入,还节省了整个木氏商铺的成本。

      比如原本一枚普通的“养元丹”,若是普通炼丹师来炼制,则要支付一笔开炉用的灵石才能保证成单率。

      而要是炼丹学徒来炼制,虽然少了开炉费用,却凭空多了一层炼废丹的风险,多了很多不稳定性。

      一来二去,木原的“流水线大法”至少节约了大半的成本。

      炼器也是如此。

      实际上,五人也清楚,现在的木原居一个月的利润少说也有十万之数,那其中的半成不就意味着每月能有六千左右的灵石收入。

      乍一看,比之前少了。

      但五人心知肚明,木原居如今只是草创,以后的利润只会越来越多,比起之前一万低阶灵石的月例,不需几年光景就能远远多出。

      不过……

      五人心中还是有所忌惮,其中一人便是那个筑基女修“木德薇”,倒是胆大问道:“族侄斗胆,想问老祖,若是途中我等几人被免了管事之职,又当如何?”

      木原回答道:“只要不是中饱私囊、背叛家族之类的大罪,你等五人的差事可以当到寿尽或者自愿卸任。

      族中但有变动,也得给你们一份满意的补偿,如何?”

      五人闻言,顿时大喜。

      齐声大呼:“但凭老祖差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