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门小派[修真]

《小门小派[修真]》

一日为师,终身为师

上一章 封面 下一章

清晨。

伴随着第一缕太阳的升起,城门也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缓缓地打开。

隔着老远,便感受到了那股蛮荒气息。荒凉,却又说不出的壮观,仿佛很久之前便横亘在这天地之间。

这座巨城,横亘在前方,仿佛无边无际,一时间,陆羽凡都没看到边际在哪。

远远的看去,城门很多!

光是陆羽凡从远处看到的,这一面城墙上,就有七八个城门。

在陆羽凡的记忆里,要进城是禁止佩戴面具,除非是城主府的私兵,或者战时。那些没钱入城的人,是可以通过工作三天来换取入城资格的。并且工作期间受到城主府的庇护,想到这里,陆羽凡便大步的走向城门。

四周想入城的人,甚至一些未完整化形的兽人,都在有秩序的排着队,在城门两边有着一位位佩戴着黑色面具的守城侍卫。

在排到陆羽凡的时候,左边的狼尾侍卫打量了一眼陆羽凡,看到他浑身破破烂烂的样子。

狼尾侍卫满脸鄙夷的说了一声:“有入城费吗?”

陆羽凡面露难色的挠了挠头说道:“没有,不过我听说,咱们是可以去军中杂役三天免去入城费的。您看这可以嘛?”

狼尾侍卫眼珠上下转动观察了陆羽凡一眼,见他是个凡人,嘴里说道“就你还想去军中杂役?滚一边去,别挡路!”

随后便一把推开了陆羽凡,并且还夹带着一丝修为之力。

在陆羽凡身后不远处,排队的一个小男孩儿,眯着眼睛对右边的侍卫传音道:“丁六,城主府就教的你们这些吗?”

丁六一怔,面具下的脸色变换了一下,能在这种情况下直接叫出自己名字的,只有上司总部那边。据说总部那边只有一位甲字辈的小祖宗惹不得。

丁六心中暗骂,这个小祖宗怎么来这里了。不管如何这都是大人物,不是自己能得罪起的,瞬息间便做出了救人的反应。

在陆羽凡还未摔倒之际,便扶住了陆羽凡并卸去了陆羽凡身上的力道。

始料未及的陆羽凡嘴里吐出一口鲜血,哪怕丁六及时帮他卸去了力道,但还是有一丝修为之力掠过身体的不适感传来震伤,这也使得他右臂几乎粉碎性的骨折。

丁六见状脑子直接当机了一下,心中直呼大爷您别坑我了啊。

丁六连忙让运转的灵力置停了一下,做出一副修为不足的样子,吐出了一口鲜血,并为陆羽凡拿出了一颗丹药。

这边的事情,引起了周围人的围观,很多人都在窃窃私语。

“这个凡人乞丐好惨,我看还是赶紧死了算了。”

“谁说不是啊,我看这个人不死也得是废了。”

“你看那一副小白脸的样子,这人活的还没狗顺眼。”

“你还别说,这人洗干净能卖个好价钱。”

“好狗不挡道,别挡道啊。”

陆羽凡听到周围的话,嘴里的牙齿都在咯咯直响,面上还得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凌乱的头发下,掩盖着发红的眼睛。

他知道现在的情况,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心里有一口恶气觉得不吐不快。但现在吐出来会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忍,我忍。

额头青筋毕露的陆羽凡充满血丝的眼睛看向周围的时候,很多人都是下意识的低了低头,只有刚才那几个人还在哪里指指点点,说着一些讽刺味十足的话语,像是完全无视掉陆羽凡的样子。

狼尾侍卫眯着眼睛说道:“看什么看,小子给你脸你得要,与你说话是客气,别不知好歹。”

丁六左手扶着陆羽凡,右手拿着丹药,眼睛死死的盯着狼尾侍卫。眼中的怒火也在熊熊燃烧,这家伙因为一点小事出手,几乎让他在上司哪里断了前程,处理好了是失职,处理不好那就是当场被杀。

“够了!苍狼族的家伙给老娘闭嘴!你以为老娘闻不到你们那一族的味道吗!”一声怒喝从陆羽凡的身后传来。

落星城门处的丁六和狼尾都是明显一怔,愣住的还有在排队的小男孩,陆羽凡也微微错愕了一瞬间。

转而陆羽凡松了一口气,心中正想着以后怎么找到这个家伙报仇那,这简直就是瞌睡来了送枕头。

在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情况下,竟然有人敢当众呵斥守门士兵。

紧接着,附近便响起了很多传音,甚至某些人在窃窃私语的评论着。

那个少女慢慢的走了过来,是的,少女,不是大老爷们儿也不是老阿姨…

“守门的收起你的丹药,你这是想要杀了他吗?你不知道他是凡人吗?不就是入城费吗?老娘给了,谁要是敢再找老娘相公事儿,别怪老娘当众翻脸。”说完以后就在一众错愕的人群中,来到了陆羽凡的身边。

只见来人水灵灵的丹凤眼镶嵌在鹅蛋般的脸上,弯若新月,媚人心魂。高高仰起的小脑袋,皱着小鼻子,一脸凶巴巴的样子,还恰到其处的露出两颗小虎牙。

龇牙咧嘴的样子甚是可爱,在她的脸上完全看不出凶狠的模样。

其实她很早就想出手了,只是刚要出手丁六就站了出来。

自打陆羽凡出现在她家门口附近,她就在陆羽凡的身上嗅到了一种让她觉得很亲切的感觉,并且这个男人还很帅,像是深巷里的酒香,让她有一种想跟着他走的陶醉感。

也正是因此她才一直跟着陆羽凡,并且劝退了族人们。这一路走来她一直小心翼翼的,生怕吓到陆羽凡,看到陆羽凡被人欺负她都快急疯了。

直到看到那个人类给的丹药,那枚丹药蕴含的灵力那么高不撑死人才怪。

这时少女好像想起了什么,她刚才说了什么相公…相公…相公…这两个字像是魔咒般在她脑子里回荡。

就在陆羽凡缓慢把头扭过来的时候,看到少女从脖子开始变红像是人形体温计…紧接着头顶上开始冒烟。

陆羽凡像是被震惊到了,下意识的说了一句:“我C!冒烟了!牛啊,小老弟。”

这时,回过神来的少女,对着陆羽凡微微一笑,接着袅袅而来的朝向陆羽凡走来,嘴里说着:“行啊!”

当走到陆羽凡面前的时候,用灵力帮陆羽凡把断臂接好。

少女确认陆羽凡无事之后,对着丁六说了一句:“收起你的丹药,走开!”

在丁六松手的时候,陆羽凡轮了一圈手臂,等确认无事之后。

陆羽凡对着丁六抱拳鞠躬说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他日若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吩咐,定当付犬马之劳。”

丁六连忙扶起陆羽凡,对着陆羽凡说道:“这本就是我分内之事,道友称呼我为小六子就行,只是希望道友他日东升,不要波及无辜人等就好。”

说的那是煽情泪下,实则丁六心里慌得一批。大哥,大爷,爷爷您赶紧走吧!您再说下去我就要倒霉了!

正当陆羽凡转过身,想要对着少女抱拳道谢时就看到一个砂锅大的拳头朝他眼睛打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