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碼在手機閱讀
手機閱讀《超級生物兵工廠》
超級生物兵工廠

第657章 丐幫

看到這一幕,蘇燦的拳頭就握的更緊了一些,忍不住的看向蘇貴:

“爹,你怎麼樣了?”

說罷,他又轉過身來,滿臉怒色的盯着趙無極,開口吼道:“你這是存心找茬!”

趙無極看着面前的蘇燦開口冷笑道:“上次在怡紅院讓你逃過一劫,今天你可沒那麼幸運了!”

看到趙無極眼中的殺意,蘇燦心中凜然,隨後卻面色凝重的擺出了架勢。

他也能夠看出來趙無極的內力深厚,並非是他能夠相比的,不過同樣的,蘇燦也沒有任何的懼意。

現在如果他不上去,恐怕蘇貴今天就要被對方弄殘了。

也正是因此,心中猛的一橫,蘇燦就已經下定決心,想要在瞬間爆發出自己最強的一招,一舉擊敗趙無極。

而另一邊,趙無極則是巋然不動,只是冷冷的看着蘇燦。

等到蘇燦全身的氣勢猛然爆發出來之後,整個人一聲大吼之後,瞬間帶起道道殘影,手中握拳帶着一股呼嘯的風聲,狠狠的朝着趙無極砸去。

砰!

一聲輕響,蘇燦這用盡了全身力量的一拳,卻穩穩的被趙無極伸手抓住了。

而蘇燦猛然衝出的身形,也在這一瞬間里直接停住,非但如此,趙無極的身形更是連絲毫的晃動都沒有,似乎根本就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而這一幕,也讓蘇燦瞬間大驚失色,當他想要掙脫趙無極的手掌時,卻發現趙無極的手彷彿是鐵鉗一般,死死的夾住了他的拳頭,根本就無法抽出。

“哼!”

低哼了一聲,趙無極的臉上浮出幾分的獰笑,手中猛然發力,緩緩的轉動了起來。

“咔嚓!”

一聲骨骼錯位的聲音響起,接着就看見蘇燦的胳膊隨着趙無極的轉動,瞬間在次爆發出了一陣骨骼碎裂的聲音!

而他整個人,也瞬間意識到趙無極想做什麼了!

“咔嚓!”

“啊!

︴一聲慘叫,就看到此時蘇燦的胳已經以一種詭異的姿勢扭曲了下來。

而趙無極則是毫不停手,又是再一次的伸手抓住蘇燦的另一隻手臂,如法炮製。

一時間,骨骼斷裂的聲音猶如炒豆一般,等到趙無極收手的時候,蘇燦已經徹底的倒在地上,整個人的四肢更是扭曲在旁邊,任誰都能夠看出來,蘇燦已經被趙無極徹底的廢掉了。

此刻的蘇燦,正滿臉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努力的想要抬頭去看趙無極,可是卻趴在地上,什麼也做不了……

趙無極看到這個樣子的蘇燦,開口獰笑道:“你手腳的骨骼和經脈都已經被我打斷,這輩子都會像一灘爛泥一樣……”

說到這裡,他又是冷聲道:“還想用武功?乖乖的當你的乞丐吧……狀元郎!”

趙無極的話,也讓蘇燦臉上的湧出更多的怒意。

而另一邊的蘇貴,眼睜睜的看到自己的兒子被打成餐費,可是卻壓根就沒有一點辦法。

在加上現在足足有四五個士兵壓.在石板上面,蘇貴就算是想要去救蘇燦,也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辦法。

不過就是這樣,他也用盡全身的力氣開口關心的喊道:“阿燦,你沒事吧,別怕啊,千萬不要怕啊……”

蘇燦艱難的扭過頭,卻發現蘇貴的嘴角已經被壓的開始滲血,顯然也快要承受不住了。

只不過這一切,旁邊的趙無極卻壓根就當作視而不見,只是滿臉嘲諷的笑着看向蘇燦,彷彿是在嘲笑蘇燦的無能為力。

非但如此,此刻還有士兵在不斷的往上爬,顯然是準備把蘇貴活生生的壓死在這裡!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人群外忽然響起一聲聲的吆喝聲,隨後在蘇燦的目光之中,就出現了一隊身穿鎧甲的士兵。

“今科武狀元、御林軍大統領林寒大人到!”

一聲大喝,周圍圍觀的百姓也急忙讓出了一條道路。

而另一邊的趙無極,聽見此話卻面色微微一變,轉頭看了過去。

另一邊,林寒面沉如水的從人群中走了出來,看了眼被壓.在石板下的蘇貴,直接揮了揮手。

而其身後的士兵自然是會意的衝上去,二話不說,幾個膘肥體壯的大漢就把趙無極的手下全部扒拉下來,扔到了一邊去。

趙無極的這些手下,不過是些普通的兵丁,哪裡能夠比得上林寒手下龍精虎猛的御林軍。

一番掙扎之後,發現根本就無法抵抗,很快這些人就被盡數扔到一邊,彼此壓.在一起,連聲慘叫了起來。

而另一邊的林寒,則是上前幾步,隨手把蘇貴身上的石板掀開,至於蘇貴看到是林寒,也急忙開口道謝,然後匆匆站起了身來,跑過去去查看蘇燦的傷勢了。

這蘇貴現在本身也帶着不輕的傷,可是現在卻渾然不顧,只是看着蘇燦的凄慘模樣,忍不住的心急如焚。

看到蘇燦的樣子,林寒雖然早就知道,不過心裡也覺得趙無極做的太過分,忍不住的冷聲開口道:“趙大人可真是好興緻,難道就不怕掉了身份?”

“身份?嘿……”

趙無極冷冷的盯了眼林寒,隨後才傲慢的開口問道:“我倒是想要問問,你是什麼身份?”

“在下不才,剛剛升任御林軍統領!”

林寒開口,同樣是盯着趙無極。

“小小的御林軍統領,也敢來壞我的好事?”

趙無極開口冷笑着,緩緩走了過來,身上的氣勢也猛然散開,帶着一股壓迫感,看着面前的林寒開口低喝道:“給我讓開,要不然……”

但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林寒直接開口打斷了。

“要不然如何?”

就看到,此刻的林寒不僅不怒反笑,而且還一臉隨意的看着趙無極,開口諷刺的笑問道。

“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趙無極停下腳步,盯着林寒開口問道:“不過是個御林軍統領,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林寒不言,不過卻上前幾步,斜斜擋在蘇燦蘇貴的面前,袒護之意已經是明顯無比了。

而另一邊的趙無極,此刻眼中卻閃過幾分冷意,二話不說,身上的氣勢就猛然爆發開來,整個人也瞬間化作一道殘影,一雙鐵拳,眨眼之間,就已經攻向林寒。

“當!”

另一邊的林寒也毫不含糊,一道金鐘虛影猛然浮現,將其整個人籠罩在了其中,瞬間擋住了趙無極的攻擊。

不過這一次短暫的交手,不管是林寒,還是趙無極,彼此之間都感到有些驚訝。

雖然林寒早就知道趙無極實力強悍,可是當看到對方一拳就將自己體表的金鐘虛影打的一陣搖晃的時候,林寒也不禁略微感到有些心驚。

“這個趙無極的先天無極功,還真是不可小覷餓啊!”

其實,原本林寒完全可以用驚神指或者天霜拳來和趙無極對攻,他也自信用這兩種功法足以對付趙無極,不過林寒卻並不願意現207在就在趙無極面前露出老底,畢竟系統的任務還不明確,自己暫時還是留幾手比較穩妥,如果以後要對付此人,那麼現在也可以趁機麻痹一下他對自己的印象。

也正是因此,此刻林寒浮現於體表的金鐘罩,還遠遠沒有催動到極致,只不過卻沒想到,沒有催動到極致的金鐘罩,竟然讓趙無極差一點就打破了。

而另一邊的趙無極,此刻看着林寒也是有些驚訝,只不過他臉上的獰笑卻越來越明顯,口中更是冷笑着開口說道:“竟然還有這樣的護體功法?好!好!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口中獰笑着,趙無極的身形就已經再次衝出,一瞬間里,就瞬間爆發出十幾拳。

而另一邊的林寒,則是面色凝重,全神貫注的撐起金鐘罩。

砰!砰!砰!砰!砰!

密集的爆響聲,在林寒周遭猛然響起,而林寒撐起的金鐘罩,也不斷的搖晃閃爍,似乎隨時都有可能被打爆。

此時不斷攻擊的趙無極則是越打越心驚,口中猛然大喝一聲,沉重無比的一拳就瞬間落下。

轟!

林寒的金鐘罩轟然破碎,整個人更是連退數步,嘴角亦是露出幾分鮮血。

而趙無極,看到林寒被自己擊敗,也是露出幾分獰笑,開口低喝道:“原本以為你是有真材實料的,如今看來,你也不過是個花架子……”

說到這裡,他又是看了眼蘇燦和蘇貴父子兩個,開口冷哼道:“想要替兩個乞丐出頭,很好,我記住你了,今天的事情,我也會如實的稟告皇上,聖旨之下,竟然還有人敢於違抗,嘿嘿……”

林寒默不作聲的看着趙無極離開,只不過心裡卻在盤算着,如果自己不隱藏實力,那麼在對上趙無極的時候,又能夠有多少的勝算?

等到看見趙無極帶着人馬揚長而去后,林寒這才急忙回頭看向蘇貴和蘇燦。

這一次的事情,也不是林寒故意來晚的。

他現在是御林軍統領,有着不少的事情,也幸虧是這邊距離的近,否則林寒能否趕過來都是一個問題。

而此刻的蘇貴,正滿臉焦急和心疼的看着蘇燦,把對方抱在懷裡,不斷的叫着蘇燦的名字。

“阿燦啊,你醒醒,千萬不能睡著了……”

叫了好一陣子,蘇燦才緩緩的睜開眼睛,只不過原本那一雙桀驁不馴的眼神之中,此刻卻充滿了生無可戀。

看到蘇燦如此,林寒也微微的嘆了一口氣,而旁邊的蘇貴則是看着林寒開口道:“這位大人……求求你救救阿燦吧!”

似乎是看到了林寒,蘇燦的眼中生出幾分光芒來,不過卻又很快偏過頭去,似乎是有點沒臉面對林寒。

在前幾天的時間裡,他和林寒還是比武場中的競爭對手,彼此角逐最終的狀元之名。

只可惜,在面見皇上的時候,蘇燦被趙無極直接陰了,一個簡單的名字,卻讓蘇燦瞬間從天堂墜入地獄之中。

不用多想,蘇燦也知道,自己失去狀元之位后,林寒必然會頂替上來,別的不提,單單是看到林寒現在身上的鎧甲,就足以看得出來林寒如今已經是位高權重的大人物了。

同為狀元,一個是朝廷命官,享盡人間富貴,另一個卻是街頭乞丐,現在更是被人廢了四肢百骸,一身武功盡數消散,從此以後,只能在街邊乞討。

這一份遭遇,不管是放在誰的身上,都是無法面對的事情。

更何況,現在蘇貴走投無路之下,還想要求林寒幫助他們。

一旦林寒拒絕,到時候他們蘇察哈爾家的父子倆可就是最後的一絲臉面都要被丟盡了。

也正是因此,此刻的蘇燦完全無法面對林寒,更是不敢去想如果林寒拒絕會是什麼樣的情形。

只不過此刻的林寒,雖然臉上依舊是沒有太多的表情,但是口中卻低聲開口道:“來人,帶他們去最好的醫館,給蘇老伯和蘇燦療傷!”

簡單的一句話,卻讓蘇貴忍不住的千恩萬謝,就連蘇燦,也有些愕然的看向林寒,不明白林寒為什麼要幫助自己。

趙無極是御前紅人,這一點誰都知道,林寒寧願冒着衝撞趙無極的風險,也要來幫助他們,單憑這一點,就足以讓蘇燦震驚了。

似乎是明白了蘇燦的疑惑,林寒再一次的低聲開口道:“當初蘇燦公子的二十萬兩,在下還記得清清楚楚,一飲一啄,今日的事情,是我林寒應該做的!”

簡單的一句話,就打消了蘇燦的疑惑,與此同時,蘇貴也感到有些慶幸,忍不住的開口道:“真是謝謝您了,要不是您,恐怕我們家阿燦就撐不住了!”

林寒聽見此話卻搖頭道:“我能做的不多,你們犯的是欺君之罪,不管是誰,都沒有太好的辦法,不過我倒是有一句話想要送給你們,只要堅持下去,總歸是有希望的!”

說罷,林寒就擺了擺手,自有手下的兵馬帶着蘇燦和蘇貴父子兩人到醫館中去療傷。

看着這兩父子漸漸遠離,林寒也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後才緩緩離開。

回到自己的統領處,師爺面色沉重的走了過來,人還未到,就低聲開口道:“大人,僧格林慶召見您,好像是趙無極在皇上面前說您的壞話了!”

說到這裡,他又是輕嘆了一聲,隨後繼續開口說道:“聽說皇上非常震怒,認為您肯定是和蘇燦有聯繫……~”

林寒則是輕笑一聲,開口笑道:“當然有聯繫了,當初蘇燦在我貧困的時候送了我二十萬兩銀票的事情,可是救命之恩啊!”

師爺一愣,這件事情他也是清楚的,此刻回想起來,當即也是開口笑道:“大人明鑒,只要有這個理由在,任誰也說不出個什麼來!”

說罷,他有是咬着牙開口咒罵道:“這個趙無極,當初蘇燦只不過是在怡紅樓里對他不敬,現在他就想要置對方與死地,連一條生路都不肯給,真是惡毒!”

林寒則是渾不在意的搖了搖頭,開口輕笑着說道:“你繼續派人盯着蘇燦父子,只要不是威脅到生死,就不用去管。”

師爺連忙應下,轉身出去派人繼續去看着蘇燦和蘇貴父子,而林寒則是收拾好身上的鎧甲,就直直的朝着皇宮走去。

這件事情,林寒自然是無所畏懼的,也早就考慮過趙無極會在咸豐皇帝面前說壞話。

不過林寒曾經得到過蘇燦的幫助,現在這個舉動,就算是咸豐皇帝,也只能稱讚林寒是知恩圖報,而不會有其他的作想。

還沒進入皇宮,林寒就遠遠的看到僧格林慶在宮門外焦急的等待着。

而看到林寒走來,宮門外的僧格林慶直接臉色鐵青的開口訓斥道:“林寒,你怎麼這麼膽大妄為?蘇燦蘇貴父子是聖上欽點的罪犯,你幫誰不好,非要去幫他們?”

林寒微微拱手,開口笑道:“王爺,在下也正要去面見聖上辨明此事!”

“你還有什麼好說的?你還嫌皇上不夠生氣嗎?”

僧格林慶沒好氣的開口說道:“那個趙無極,現在已經哄的皇上團團轉了!”

“王爺明鑒!”

林寒笑了笑,便把先前蘇燦的二十萬兩說了出來,又添油加醋的說自己當時多麼的凄慘,這個故事登時便是讓僧格林慶眼前一亮。

僧格林慶畢竟是王爺,深受咸豐皇帝的器重,在加上這件事情本來就證明了林寒的有情有義,在加上林寒雖然幫了蘇燦蘇貴,但是也僅僅只是幫助對方療傷,並沒有直接給對方銀錢讓對方回家。

這也讓咸豐皇帝無話可說,非但如此,還在僧格林慶一口一個知恩圖報之下,不得不罷免對林寒的處罰。

而在另一邊,當林寒部下的人把蘇燦和蘇貴送到醫館的之後,也就不再多管,只是讓大夫為兩人包紮好,又給兩人留下了一些銀子,就準備離開。

“幾個官爺,那位林大人呢?”

蘇貴看着為數不多的銀子,忍不住的開口問道。

其中一個士兵卻搖頭說道:“林大人是好心,不過你們也別忘了,皇上可是親口下旨,只允許你們討飯,以後啊,還是安分一點!”

蘇貴聞言急忙點頭:“我們知道了,謝謝各位官爺了!”

幾個士兵可都是知道當初狀元的事情,也都知道蘇燦也算是武狀元,只不過卻被貶了下去。

此刻看到昔日富貴的蘇察哈爾家落到這種田地,也都是忍不住的連連搖頭。

等到一眾士兵全都走了以後,蘇貴才無奈的看着旁邊的蘇燦。

蘇燦現在全身的骨骼筋脈都被趙無極打斷,也幸虧是林寒找人,否則的話,恐怕連性命都要堪憂。

而蘇貴當時雖然受了一些傷,卻也並不算特別嚴重,此刻看到蘇燦全身被包的嚴嚴實實的,也是忍不住的老淚縱橫。

過了一會兒,蘇貴便背着全身包裹着像個粽子一樣的蘇燦步履蹣跚的離開了醫館,蘇貴看着人來人往的大街,這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該往哪裡去。

就這樣,父子二人漫無目的的走着的時候,再來到一處比較偏僻的地方時,忽然看到了不遠處有一間一個破廟,這個發現也讓蘇貴面色一喜,連忙背着蘇燦跑了進去。

只不過這整個過程之中,背上的蘇燦始終都是一言不發,整個人葉彷彿是沒有了生機,連眼神都停滯住,任憑蘇貴說什麼,蘇燦都是始終沒有任何的反應。

閱讀超級生物兵工廠最新章節 請關注盤古小說網(www.moc.cc)

  • 加入收藏
  • 目錄
  • A+
  • A-